网站公告:
诚信为本: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。
全国服务热线:0898-88889999

TELEPHONE

联系Kaiyun官方网 CONTACT US
手机:
12911567413
电话:
0898-88889999
邮箱:
admin@ditieni.com
地址:
台湾省台湾市台湾区芬建大楼31号
资质荣誉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质荣誉
Kaiyun官方网:制度贴在墙上无证一样上网
发布时间:2024-02-11 00:49:01 点击量:
本文摘要:制度贴在墙上无证一样上网

西工区

上网男童自称妈妈让来玩的

8月1日18时10分,我们来到位于定鼎路口的“中原世纪”网吧。

制度贴在墙上无证一样上网

西工区

上网男童自称妈妈让来玩的

8月1日18时10分,我们来到位于定鼎路口的“中原世纪”网吧。

楼梯口的墙上,贴着一张白纸,上面醒目地写着“未成年人禁止入内”几个黑体字。走进屋里,一个年约30岁的女老板迎了上来。

同行的一位记者装作很着急的样子问她:“我没带身份证怎么办啊?”她奇怪地看了我们一眼说:“没事,根本不需要。”

网吧分为3间,中间和南边的屋子几乎没有什么人。在北边的一间屋子里,有3个七八岁模样的小男孩正在兴致勃勃地打着“CS”,还不时吼叫着,玩得不亦乐乎。

一个穿红色T恤的小男孩看到记者拍照,非常“机警”地问道:“你拍照片干吗?”随后他又很老练地问同伴:“你是怎么来的?你家人知道吗?我今天是我妈让我来的!”

部分网吧“表”“里”不一

19时30分许,我们来到汉屯路某大酒店后边,这里聚集着3家网吧,分别是“老渔夫”网吧、“冲浪”网吧和“钟情”网吧。“老渔夫”网吧和“钟情”网吧门口都贴有“未成年人不得入内”字样的白纸,“冲浪”网吧更“正规”,铁门上贴着今年4月27日由市公安局下发的《关于办理网络身份证的通知》,下面还贴着“举报电话63251065”字样的黄色纸条。

走进“老渔夫”网吧,只见两个年龄都在10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在网上聊天。老板是个30岁左右戴眼镜的女人。我们问她用不用拿身份证进行登记。

老板支吾着说,你们要是有,就把号码写上吧。然后在桌边寻找可以用来写字的纸张。

记者说:“就是没有才问你呢,有了早就拿出来了!”听了这话,女老板立即松了一口气,说:“上吧,看你们的样子也成年了!”

随后记者进入“冲浪”网吧和“钟情”网吧时,情况也和“老渔夫”网吧差不多。当我们问是否需要身份证时,“冲浪”网吧的男老板很不经意地说了声“不用”后,又继续玩游戏,不再搭理我们了。

20时许,我们来到位于解放路和中州路交叉口附近的“天利”网吧。

在网吧门口,我们看见其门上贴着非常醒目的纸条:严禁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入内。纸条下方,则写有西工区文化局举报电话:63251065。

一进门,我们更加吃惊。这家网吧的工作做得非常“到位”:大厅四周的墙壁上和门内的收银台上,张贴着许多“凭身份证上网”的醒目纸条。穿着绿色上衣的年轻女老板正忙着数钱。

记者问:“没有带身份证可以上网吗?”旁边另一个店员答到:“不需要身份证!你只要先交钱买一张消费金额在两元以上的上网卡,就可以上了。”

“自强”网吧:孩子打游戏有成年人“辅导”

20时10分,我们来到行署路一家“自强”网吧。我们问该网吧收费的男子:“没有身份证可以上网吗?”“当然可以。

”他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在网吧里,我们发现了至少5名明显未满18岁的未成年男子。一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小男孩,左手食指紧按住字母键,右手手指紧按方向键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——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玩着“暴力摩托”,小小的身躯随着屏幕上摩托车的行驶而不停地左扭右晃,玩得不亦乐乎。

20时30分许,网吧里又来了7个孩子,都是十二三岁的样子。他们在网管的指引下,坐到记者对面的电脑前。

不一会儿,他们的声音便大了起来:“哎呀,打这儿!”“快用M导弹!”他们也“忘情”地玩起了游戏。

网吧一角,几个成年人正围着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男孩,手把手“耐心”地教他如何玩游戏。

23时许,在金谷园路临街的“珠海”网吧内,得知我们要上网,头发花白的老板笑着说:“随便上,随便押点儿钱,完了再算。

老城区

“蓝色理想”网吧:有身份证就填一下,没有就算了

20时10分,记者来到位于中州东路与正义街交叉口的“蓝色理想”网吧。收费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子。

看见有人进来,她笑脸相迎。当她听到“要不要身份证”的问话时不禁笑了:“你有吗?有的话就登记一下,没有就算了。

”记者拿着老板给的卡片来到一个年龄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的旁边坐下,她正在和一个男孩视频聊天。

20时55分,记者来到定鼎南路的“阳光”网吧。推门进去,里面键盘声、笑骂声一片,人可真不少。

老板是一个戴眼镜的青年男子。记者问他同样的问题,答案大同小异,同样不需要身份证。当问他多少钱可以“包夜”时,他不假思索地说:“8块,玩什么都可以。

记者转了一圈,在一个角落里的一个空位坐下。没多久,旁边又来了3名少年,都是十六七岁的模样。

3个人围在一起,打开一台电脑开始打“CS”。他们越玩越兴奋,声音越来越高:“用刀子捅死他!”“快!小心后面有人用枪打你。”“哈哈,过瘾!”玩到精彩处,他们“忘情”地甩掉了上衣。

21时许,记者离开该网吧时,3名少年正守 着一台电脑轮番上阵,光着膀子进行“战斗”……

“怡娜”网吧“玩家”:嘴里叼着烟,大声说脏话

21时15分,记者来到中州东路与正义街交叉口的另一家网吧——“怡娜”网吧。

刚一进入屋内,就感觉到有一股呛人的烟味。虽然屋子里开着两台柜式空调和6台风扇,但由于人太多,屋内仍很闷热。

屋子很小,却有57台电脑,几乎座无虚席。

老板是一个25岁左右的年轻男子。“没身份证能上网吗?”记者掏出两元钱递给老板。“不需要身份证,你随便找个位子坐吧。

”“报纸上不是说上网要身份证吗?”听到这句话,一直低着头的老板将头抬了起来,上下打量了一下记者:“你是第一次来呀!”他随手给了记者一张上面写着卡号和密码的卡片。记者来到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旁边坐下,见他面前桌上摆着一盒“红旗渠”香烟,一瓶矿泉水,手里拿着一个刚买来的面包,咬一口面包,喝一口水,而他的眼睛却始终盯着电脑屏幕。刚吃完面包,他又点上一支烟,继续玩“反恐”,叼着烟的嘴里嚷着脏话:“他妈的,我就不相信杀不死你!”

瀍河区

“快乐潮”网吧:上色情网站,老板不管

22时许,记者来到瀍河回族区五股路五四小区物业管理站二楼“快乐潮”网吧,网吧内几乎座无虚席。

记者看见3名十一二岁模样的小男孩,正在玩游戏。玩到兴奋处,3人不时地发出尖叫。

23时许,记者右侧的青年男子停止了打“CS”,点开了一些网页,电脑屏幕上立即出现了淫秽不堪的画面。

记者轻轻拍了他一下,问他:“喂,你不怕被别人发现?”他睁大了双眼,像看外星人一样瞪了记者一眼说:“这有啥!老板不管,没事!”说罢,他又开始了“欣赏”。也许是觉得记者像个“土老帽儿”,约5分钟后,他主动打招呼:“喂,你看不看?从××地方打开可以进入这个网页。”说话间他已将手伸到记者面前的键盘上,操作起来,记者见状赶忙阻止。

23时50分,记者起身离开时,发现3个男孩依然投入地玩着游戏,而那个“热情”的“老兄”仍忘情地“欣赏”着一幅幅黄色画面……

无名网吧:两道铁门把守

零时许,记者来到春都东路一家“快乐”网吧。同样,在这里,记者看到两名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年正在打电脑游戏。

随后,记者来到原铁路分局体育场广场,发现北侧路西边一家饭店大门的卷帘门留了一条约一米的缝隙,但门上和墙体上并没有“网吧”字样。往上看,二楼窗子里透出灯光。

难道这也有网吧?记者决定进去一探究竟。

蹲下身子从卷帘门的缝隙中钻了进去,走过黑乎乎的楼梯来到二楼一间大厅门口。记者发现大厅的门是一个伸缩铁门。

进入大厅,里边“噼里啪啦”的敲击电脑键盘声音传入耳际,果真是家网吧。

大厅的墙上贴有大幅的“喜”字。

很显然,这以前是一个酒店大厅,现在被临时改成了网吧。大厅顶部的电风扇正快速地旋转着,但厅内的温度依然很高。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,这家网吧里的人很少,将近100台电脑,却只有30来个“玩家”,显得有些“萧条”。

零时40分许,记者离开了这家有两道铁门的临时网吧。


本文关键词:Kaiyun官方网

本文来源:Kaiyun官方网-www.ditieni.com